胡说

像条死狗一般酣然的左大鹏,莫名的惊醒,这一瞬,他睡不着。
漆黑的夜,左大鹏圆睁着双眼,盯着漆黑的天花板。偶有窗外的车灯扫过,如同拂去一层浮尘,却扫不清这个黑。
他睡前看了一则《日本老板把员工的头按进火锅里取乐》的短新闻,原以为人本良善,以为成人都知深浅,如此文明的当今,却怎会有如此的恶,左大鹏就是觉得憋屈,为谁憋屈,是不是憋屈,他想不明白,也说不出来。
25岁的老板、23岁的员工……二十几岁,真的好青春,算是闹着玩儿的年纪吧?可是这种事儿怎么能是闹着玩儿呢?咋想的呢?左大鹏还是觉得憋屈。
二十几岁,自己当年在干嘛呢?是不是要感谢周遭,自己还能有张原装的脸呢?左大鹏有点觉得累了。
毕竟眼下只剩下每天的碌碌与匆匆,左大鹏用意识捋了一下自己35岁额头上不多的几缕头发,手却没动。
眼皮开始打架,轻轻一合,再一睁开,虽然倦还是那个倦,天已然亮了。睡眠的时间就这么被偷走了。
左大鹏缓了一下,轻轻坐起,在卫生间轻咳两声,沁着朝雨,出门了……

2019-02-28
3
当蛰伏了几年的蝉破土而出想要大展拳脚的时候,大树已经没了。
2018-07-03
8

时间转到2020年,第一批“伴随”计划的婴儿诞生了。
从呱呱坠地开始,“伴随”系统时刻在记录并学习他们的行为。
他们可以回溯任何一个时间节点自己在想什么,随时可以问询当年的自己对一个问题的看法。
可以让系统帮自己试错,甚至放弃思考,让自己的心智永远停留在某个年龄段……

2018-02-07
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