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
安比leave。
2018-07-23
1
当蛰伏了几年的蝉破土而出想要大展拳脚的时候,大树已经没了。
2018-07-03
4

处理违章居然没排队

今天去交警中队接受法律制裁,因为昨天用手机进行了网上预约,在前面排了52号人的情况下直接在窗口把事办了。
从公司出发,到最后拿了单子回到公司支付宝交款,居然不到半个小时……
穿过旁边塑料椅子上的重重视线享受这莫名其妙的“特权”,真是有点儿魔幻。
要知道去年销分的时候中午饭我都没吃去排的队……

(真是屁大点事儿都好意思拿来说……)

2018-03-22

显示器调色轶事

上班儿用的电脑高低凑了双显示器,规格不一样牌子也不同。
两台显示器色彩表现完全不同,作为一名“伪”设计师这肯定是不能接受的。
在没有专业设备和完全不知道“眼前的黑不是黑,你说的白是什么白。”的懵逼状态下,装了三星的什么 Natural Color Pro 调色软件,把显示器一顿调一顿按。

怎么也无法调到一致,还一度怀疑了眼前世界的真实性。

当然故事总是有个尽头的,这一切终结于我把一台ASUS的对比度按键给按塌了。

ps. 这属于破坏公物吧?

2018-03-07

18年回乡飞机往返一二事

过年回家坐飞机的事儿且记录一下。

最大的变化就是「飞行模式」名正言顺了。


因为不算正式的饭点儿,飞机餐是一个大包子和一瓶水。因为经停青岛,后半程又发了一个大包子。
这个鸡肉馅儿的包子(请容许我亲切的称呼它「馅儿馕」),皮儿太厚了,经过加热,干硬得我都咬不动。
所以呢,他们会贴心的配一瓶水。


返程的时候——

青岛下机的时候,广播“继续前往浦东的乘客不用带随身行李但要下机等候三十分钟”。
我这时候就纳闷手机上看的三四个小时怎么就这么好心,默默的变成了半个小时……那预示着天还亮着的时候,我就能躺在自己温暖的床上了……预订的接机服务都可以退了……

边想着美事儿边乘着接驳车前往候机厅,下车瞬间突然意识到好像自己搞错了什么……

返程是在携程直接下的单,青岛中转被我「惯性思维」理所当然地理解为青岛经停。虽然在青岛要待三四个小时之久,虽然航班号都换了,我竟然都没有怀疑。我老婆也是这么想的。

和工作人员解释两句人家就明白了,安排了车让我回去取行李。

机场里开车,虽然飞机就在不远处,也不能像玩儿GTA似的直线就干过去,司机师傅还得按地上标线走,限速20就20,25就25,标个大红圈上面写个“停”不论有事没事要点一脚刹车。

终究是给人家添麻烦了,一再地说“抱歉”。这也算是不过脑子而造成的一个小小的特殊经历吧。


黑夜,透过飞机小窗平视星空,点点星光就像在眼前。

2018-02-09
9

时间转到2020年,第一批“伴随”计划的婴儿诞生了。
从呱呱坠地开始,“伴随”系统时刻在记录并学习他们的行为。
他们可以回溯任何一个时间节点自己在想什么,随时可以问询当年的自己对一个问题的看法。
可以让系统帮自己试错,甚至放弃思考,让自己的心智永远停留在某个年龄段……

2018-02-07
7

最近在淘宝搜索商品,发现已经列出来的商品列表会自动的进一步筛选,与筛选词匹配度不高的商品会被隐藏掉。这是什么情况呢?为什么后端不把最终的商品列表一次性交付过来?难道是为了防抓取,故意放了一些“杂质”进来?这个二次筛选是怎么实现的?规则是什么?

当想到后面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意识到这可能不是淘宝干的……

列表中被强制隐藏的商品 Class 是 item-ad ,就是说这几个商品本来就是淘宝按插进来的推广,而我的浏览器装了 AdBlock 插件。结案。

2018-01-16
6

自从羊羊霸占电视之后,我也没正儿八经的看过几部电影。好的转变是听中文配音倒也并不排斥了。
幸好我本是不太在乎剧透的,所以“宇哥讲电影”这五六分钟密不透风的短视频成了我近期的零嘴儿。

2017-12-19
6

2013年,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研究报告称,目前全球约14亿人罹患近视,到2020年预计增长至25亿。其中,中国近视人群比例达47%,与美国(42%)、日本(46%)、新加坡(59%)以及我国港台地区(56%)一样,同属全球近视患病率最高区域。

我就琢磨着,现代人近视比例这么高,说明人眼已经严重不适应现在的生活了,人眼该进化了。

2017-12-12
9

自理

上次剃头“涨价”,耿耿于怀。(开玩笑啦)
不经意间居然过了一个月。虽然发际线已然明显往上,但除了正前方的阵线在溃退之外,其他都在茂盛生长。不能拖了,该剪头了。
早上刷牙,摸着自己唏嘘的胡茬子,突然冒出一个想法:胡子可以刮,为什么头发不能自己理?

作为一个雷厉风行的男子,我立马下单了飞科六十几元的一把电推剪。没有买更便宜的,是因为找升为“督导”的三号理一次头就是五十这个价位,啊,给我一杯忘情水,不心疼也不流泪,这样不但头也剃了,添了把家用电器,还多了一门本事,你说是也不是?!

没有买更贵的,原因很简单,我并不信得着自己的手艺……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也得做好“一次性”的准备。

取包裹,拆箱就不表了。

直接上手,两边一推清爽不少。但是问题来了,之前也没考虑到,我这近视眼……尴尬,莫不是要“盲剃”?难度又增加了,好刺激!
左手很笨拙……
哇咧咧,后面我也看不到啊……执一枚小圆镜与卫生间的镜子来回反射,居然引发了我的“3D游戏眩晕症”,容我干呕两下平复平复。
这边推过悠儿了,不行,对面也得补一下,擦,对面又推多了,这边儿再来一下……

总之是弄完了。因为自己实在是无法用第三人称视角来审视自己,而自觉脑袋瓜儿不像之前那么沉重了,虽然大家都几乎戳着头皮说这这那那崎岖坎坷,我经过自我麻醉之后还是决定十天之后自己再来那么一次。

2017-12-05